首页 >> 最新文章

专家建议以中年就业为中心重构就业政策开远

时间:2019/10/09 15:29:23 编辑:

在我国,一方面东部沿海不少地区出现了所谓的“民工荒”问题,另一方面农村富余劳动力数量仍在继续增加。有学者预言,由于老龄化加剧,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是中国利用和开发“人口红利”的最后机会。近日,记者专程采访了长期关注和研究“民工荒”问题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章铮副教授。章铮认为,“民工荒”问题同我国特殊存在的严重的中年失业现象密切相关,解决“民工荒”问题的关键在于给进城农民一个能够工作到退休年龄的预期。

工资增加越快 农民工流失越快

“按照微观经济学理论,越增加工资,工人来得应该越多。而我们在广东却发现,对一部分民工家庭来说,越增加工资,他们回乡的年龄就越下降,跑得越快。”章铮告诉给记者,这一奇怪的现象引发了自己对“民工荒”问题的深入思考。

2005年1月,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学习的一位台资企业老板给章铮讲了一个发生在自己的企业的奇怪现象。他的企业给民工增加了工资、提供了免费住房,吃饭每天每人只收象征性的一元钱,民工的子女义务教育学费由厂里出,而且厂里派班车去接送这些孩子上学,想用这种办法稳定民工,但实际情况却是企业越增加工资,农民工离开得就越快。

随后,章铮去了这家位于广东的台资鞋厂进行调研。这家企业提供的夫妻房是两室一厅格局,建筑面积至少相当于农村两间屋———约55平方米~70平方米。但他在调研中发现,客厅印象却是这是乡村住房中的堂屋,而不是城市住房中的客厅。与乡村堂屋相比,最大的差别是堂屋中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没有八仙桌,没有长凳,全是椅子与自己钉的小板凳。两家中,一家堂屋中有电视机,也是放在小桌子上,没有专门的电视柜。给人的感觉,是房屋主人随时准备搬家。

与民工交谈中,章铮了解到,如果工厂不关门,这些工人不会离开,因为工厂的收入比在家种田高得多,家里一年的收入只相当于做工两个月。但在问到将来是打算把家安在这里还是打算回乡时,民工的回答却是回乡。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收入与住房都来自工厂,如果在这里安家,一旦被工厂解雇或工厂关门,不仅没有收入,连住处都没有了。章铮说:“当时我们是觉得有些荒唐的,这个工厂关门了为什么不能再找其它工作呢?后来我们就在想,是不是存在着某种限制,使他们找不到工作,或者说即使找到了也收不抵支。”

排斥中年工人的“摩登时代式”生产方式

于是,章铮对一些三资及民营制鞋企业民工的工作状况进行了考查。在生产线上,他不止一次地看到这样的场景:在一条缓缓前进的生产女式凉鞋鞋面的生产线两侧,坐着或站着许多工人。与卓别林《摩登时代》中描写的几乎完全相同,这些工人每个人只从事一个动作。一个女工专门往鞋帮上放鞋带,后面有几个女工用缝纫机将鞋带缝在鞋帮上;高跟鞋的鞋跟是用胶粘上去的,一个女工专门涂胶水,另一个女工将鞋跟按上,第三个女工专门用榔头敲粘上去的鞋跟,以便粘牢。章铮说,这一敲的力度与落点是有讲究的,但毕竟是“一锤子”,心灵手巧的女工练习一星期就可以掌握。这样的工作虽然不需要什么技术,民工很容易学会,但它对职工的体力、反应灵敏度或操作精确度有比较高的要求。

同时,他了解到,职工进入中年后,体力、反应灵敏度或操作精确度下降,工作效率逐年降低。由于这类工作往往按件计酬,因此,即使企业不解雇这些中年职工,因效率降低、收入减少带来的收不抵支也会迫使中年民工离开。“一直以来,我们只谈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其实应该在上面加两个字,青年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章铮说。

而且,在经历若干年的打工之后,越来越多的民工家庭不希望再回到农村种田。但由于城市居住生活成本都很高,失业后他们是绝不可能在城市生活下去的。这样,在不可能在务工城市定居的前提下,他们往往挣够本钱就回家乡开店办厂,争取成为家乡城镇居民。办厂开店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体力与精力的投入。民工外出务工时间越长、回乡年龄越大,身体状况越差,对回家乡办厂开店就越不利。因此,打算回家乡办厂开店的民工家庭往往挣够必需的最低限度资金后就尽快回乡。老板越给民工加工资,民工挣够本钱的时间缩短,他们的务工年限往往会缩短。

而经过连续10多年的民工潮,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乡村青年剩余劳动力已经基本被城市所吸收。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6年对全国13个省的1600多个行政村进行的问卷调查,30岁以下的农村青年劳动力60%以上都外出打工。而74%的行政村认为,本村外出打工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已经出去了,几乎已经没有青年劳动力可以再继续向外转移。章铮说,这表明在今天的中国乡村中,可向城市转移的青年劳动力确实所剩无几。青年民工供给不足,乡村中年剩余劳动力城市不需要,已经进城的民工进入中年后绝大多数找不到工作,这就是中国民工市场的现实情况。

中年失业在城市中具有普遍性

章铮给记者出示了他收集的一些资料,证明城市需要的主要是青年民工。2004年8月5日《南方都市报》上一篇《珠三角苦留外来工》的文章显示,2004年广东东莞企业缺工的需求情况是,17岁~25岁之间的占87%,26岁~35岁占10.8%。而与珠三角前两年的情况相比,广州的用工年龄已经大大放宽了。但今年2月27日《羊城晚报》的文章《广州今春未现“民工荒”》中,广州市劳动力市场服务中心提供的调查数据仍显示,广州有七成企业要求员工年龄在35岁以下。这一情况在其它地方也有类似的表现,如来自威海新闻网的《“用工荒”我市几大行业用工缺口扫描》一文显示,山东威海规模以上重点单位的135家企业用工缺口达44,510人。其中,需要18岁~25岁的工人人数为35,000多人,25岁~35岁之间的为8100多人,无年龄要求的仅为600人。章铮说,年轻化的民工需求,同时带来了两方面的后果:一方面,青年民工供不应求,出现“民工荒”;另一方面,进入中年后的民工绝大多数在城市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无法负担继续在城市生活的费用,因而不得不回乡。换句话说,对不同年龄的民工来说,城市劳动力市场“冰火两重天”。

章铮说,对民工中年失业的研究使他进一步发现,在中国中年失业现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如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有企业下岗分流中出现的“4050现象”,其实质也就是国企工人的中年失业。而我们对中年失业问题严重性的重视是很不够的,甚至是完全忽视的。比如,2006年国务院研究室的《中国农民工的调研报告》指出,民工是在吃青春饭,这一点完全正确。但民工吃完青春饭以后会怎么样,报告认为,十几年后将会遇到养老保险方面的问题。实际的情况是,从青年民工有工作且年龄在35岁以下到他有资格领取养老保险的55岁~60岁之间,存在着20年左右的高失业率的中年期。如果民工还在城市,这20年的生活怎么解决?如果地方政府按照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承担民工一家这20年的生活,哪个地方的政府承担得起?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让民工进城定居,首先碰到的问题不是户口问题,而是他经济上有没有能力定居。对于大量的农民工而言,半辈子有工作,半辈子没有工作,如果他们又不想回去,很可能会影响社会的稳定。现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进城的青年民工陆续进入中年,他们的中年就业问题已经非常现实地摆在了面前。因此,章铮认为,现在城市对已经将青春贡献给城市的中年民工应该负起责任。哪怕对农村劳动力的吸纳速度放慢一点,也要保证进城民工能够在城镇工作到中年。

就业政策应向中年农民工倾斜

近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网站公布的《关于当前劳动力市场供求状况的分析报告》及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就业司司长于法鸣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均指出,从用工需求对象看,不能满足的主要是年轻工人以及具有一定工作经验的熟练操作工。章铮认为,现在城市缺的主要是年轻工人,富余的主要是中年人。上述《分析报告》中提出,要“增强已在城镇就业的农村劳动者就业的稳定性”。章铮认为,解决民工就业稳定性的关键,是保证民工进入中年后能够在城市就业。因此,有关部门需要从战略高度对就业政策进行重新考虑,应该以中年就业为中心、解决民工的中年生计问题,使得民工及其家庭具备在城市定居的经济能力。

章铮认为,既然市场上缺的主要是年轻工人,那么政府只需要把用工环境、工时等管好,青年农民工的就业可以依靠市场去解决。民工老年时的生活,则应该依靠养老保险。事实上,政府已经在着手解决民工的养老保险。现在的问题是,在比较容易就业的青年阶段与有养老保险的老年阶段之间,存在着长达20年的高失业风险的中年阶段。而民工中年阶段在城市的生计问题,有关部门还没有开始考虑。

章铮的研究表明,民工中年时期的城市就业,不仅关系着民工能否最终在城市定居下来,也关系着他们的下一代。从长远看,对中国的城市化有着极大的影响。章铮指出,如果民工子女能接受中等职业教育并成为技工,他们就有经济能力在城市过上普通市民的生活。而为了供养子女上技校,民工至少应该工作到45岁。测算表明,即使民工工资维持在现有水平上,只要能够连续工作到55岁,民工家庭就能够具备在城市定居的经济能力。因此,现在确保他们能够在城市工作到退休应成为政策考虑的重要内容。

章铮还表示,解决农民工中年就业需要综合配套的方案,任何单一措施能起到的作用都是有限的。其主要内容至少应包括:一、提高现有青年工人的工资水平,以带动工资整体水平的上升;二、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将部分普通民工培养成为技术工人,使他们可能终身就业;三、给农民工提供廉租房、廉价幼儿园、义务教育等,让他们能够全家在城市生活下来;四、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些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做法,使企业不能轻易解雇工人;五、降低城市创业成本,使部分中年民工可以成为个体生产和经营者;六、发挥社会保障的保底作用,为失业者提供失业救济和最低生活保障。此外,就地区而言,应该在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多做文章;就一个地区而论,产业结构应该保证居民总体上能够终生就业,从这一点出发,青年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应该向有利于从业者终生就业的技工密集型制造业转变。

深圳工装批发

从化厂服订制

廉江工作服

梅州工衣厂家

相关资讯